会员登录 - 用户注册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爱读读经典(www.2dd.info),带您游览经典文学世界!
当前位置:主页 > 经典文摘 > 意林杂志 > 正文

与水泥城市争夺阴凉

时间:2017-07-27 14:08 来源: 作者: 阅读:

  即便是在一年中最热的那几天,景观设计师俞孔坚待在北京大学的办公室,几乎也不开空调。
  
  办公室落地窗前放着两棵一人高的树。树干有手腕粗,叶子落下,在花盆周围堆起来。俞孔坚解释,正是这种设计,让他在办公室享受清凉。
  
  事实上,一座城市的规划跟一间办公室的设计一样,也需要绿地、树阴、河流、湖泊等留白,为城市存留降温的生态空间。
  
  作为超城建筑设计事务所的主持建筑师,车飞曾为“火炉”武汉一家空调旗舰店的外墙多设计了一层金属百叶,这等于是给建筑物加了一层防暑墙。通过编程计算,这层百叶窗能自动调节角度,在夏天将阳光反射回去,在冬至时则令阳光尽可能地照射进来。比起普通的大楼,这一设计能节能20%到30%。
  
  “传统的建筑往往都很聪明,譬如北方的墙很厚,南方的墙就不用加保温,各地建筑的开窗朝向,也与当地温度有关。”车飞说。
  
  在俞孔坚看来,小到一栋栋楼房、大到整座城市的规划,若给现代城市的“发烧病”治病,浑身上下都需要检查:原本的自然水系都被填掉,裸露的土地也难觅踪影;老城翻新,马路拓宽,自然植被仅剩路边弱不禁风的行道树或是大片的草坪,热容小得可怜,太阳一晒,地面很快就会发烫。更何况居民区距离市中心越来越远,人们把大把的时间花在路上,也就有更多小汽车,更长时间地对着城市排放尾气。
  
  给大自然缠上裹脚布
  
  广州市规划局的前总规划师袁奇峰已经记不清,自己见过多少块“规划留了好多年,最后还是没保住”的城市绿地。
  
  “城市建设的观念一定要变,要给城市生态留有余地,适当增加水面率和绿地率,绿地要是‘真绿地’!”这位如今在中山大学当教授的规划师曾经呼吁。他解释说,“真绿地”指的是能够蓄水和渗水的泥土地。然而,在城市中,越来越多的是在学术上被称为“硬质化”的水泥或柏油路面。除了能给人以架在火炉上烘烤般的炎热感觉,城市硬质化还会导致降水只能进入城市排水系统,令后者不堪重负。
  
  俞孔坚说,自己很鄙视把“本来就很美”的河道全铺上水泥的做法:“认为种上鲜花、修成广场、修剪好的美的园林植物,就是高雅,或是把几十年乡土的大树连根拔掉,种下外来的植物:这是把大自然都裹上了脚!”
  
  一个多月前,在中国人民大学的一间教室里,俞孔坚试图向满教室的基层干部说明白这个道理:“这种‘小脚审美观’会导致大量的能源消耗。过去几年我国水泥消耗量是世界总量的54%,钢材占34%,……400个城市缺水,75%的土地污染,50%的土地消失,30%多土壤污染,为什么?”
  
  从自身而起的改变
  
  车飞遇到过挫折。一座南方城市要求设计一片建造在市政府门前的湿地公园。车飞按照“湿地公园”的标准去设计,研究当地的动植物、生物链,尽量不往湿地中添加外来生物。根据原本湿地中小动物的迁徙路线,他还在公园里设计了一座专门供动物通过的小桥。
  
  汇报设计时,车飞发现当地官员很不乐意。至于规划中的那座桥,对方坚决不要:怎么能让领导从小动物下面走过去呢?
  
  俞孔坚说,即便改变社会困难重重,至少可以做一些小的、从自身而起的改变。
  
  在北京一间“冬冷、夏热、灰尘大”的公寓中,俞孔坚自己搭建了一个小小的“室内生态工程”,阳台被他改建成了温室,里面种着蔬菜与花草,用收集来的雨水灌溉;雨水同样被引入室内,从一面种满了蕨类植物与苔藓的“生态墙”上流下,灌溉植物的同时,也调节了室内的温度和湿度。
  
  “一年生产32公斤蔬菜!我今天的早餐都是从阳台摘了蔬菜做沙拉吃的。”他自豪地说。
  
  如你所想,在一年中最炎热的日子里,他家也不需要开空调。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推荐内容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