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 用户注册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爱读读经典(www.2dd.info),带您游览经典文学世界!
当前位置:主页 > 经典文摘 > 意林杂志 > 正文

你有针尖我无麦芒

时间:2017-07-27 14:08 来源: 作者: 阅读:

  杨振宁问,如果爱迪生穿越到现在,你最希望他看看什么。莫言说,我想应该是手机吧。
  
  那天,央视,“开讲啦”栏目请来杨振宁、莫言以及范曾三位嘉宾,两个诺贝尔奖获得者,一位书画家,都是大师级的人物,是一场好玩的科学与文学的对话。撒贝宁临时让坐在中间的范曾客串当主持,他却跑到台下当起了观众。
  
  然而,有意思的是,杨振宁教授也当起了临时主持人。范曾问他的问题,自己没说几句,就全又丢给了莫言。那一台节目,好像莫言被问到最多。无论谁来问,他都不去反问,也不表现出某种不悦来。莫言总是微笑着一一解答,语言朴实又不失幽默睿智。那天,给我感触最深的不是多少机锋妙语,而是莫言心底那份不设防的朴实和厚道。
  
  说实话,一个人到了很高的位置,往往会多出莫名的尊严来。别人的话,若自己不喜欢,就理解为刻薄;别人的行动,若自己感到不舒服,就想象为刁难。仿佛一下子变得不能触碰了,你来针尖,我对麦芒,总之,如果不给对方点颜色看看,就好像辱没了自己的名声似的。
  
  就曾见一名人,因被问了不喜欢的问题,场面特别难看。他先是反唇相讥问的人,后来言辞激烈,最后竟当众拂袖而去。与这个人相比,莫言真的没有什么“范儿”。正如他所说,“我自小在农村长大,获诺贝尔奖之前跟之后,觉得自己没有多大变化”。
  
  也就是说,对一个心底宽阔而质朴的人来说,你给他针尖,他也不会回你以麦芒。因为,他的心底本无麦芒。
  
  我有一个朋友,活得很不开心。为什么不开心呢?讲个故事,也就明白了。
  
  有一次,他与一个同事谈事,谈着谈着崩了,两人便有些话不投机。同事突然说了一句难听的话,他一时噎住,无言以对。大庭广众之下,急得他脸都白了。后来,他人相劝,两人还是不欢而散。按说,这事也就算过去了。然而,他不。他有些恨自己,恨自己没有练就一副好嘴皮子,让自己吃亏了。好几天因为这个饭都吃不下去。
  
  他说:“我是不是再找个机会好好羞辱那家伙一番呢?”我说:“不必了吧,都过去了。”“过去了?”他回瞪我一眼,眼神恶狠狠地说:“这事,我跟他没完。”你想,一个人,每天这样跟他人过不去,跟自己过不去,负累地活着,怎能有快乐可言。
  
  这使我想起多年前的一个人。有户人家的牛跑到地里吃了他家的庄稼,他一直过意不去,心里烦乱不堪。直到一个很深的晚上,他把一块石头丢进那家的院子,听得玻璃“哗啦”一声碎响,他才一下子安静了。
  
  针尖对麦芒,其实是人性中的器小与刻薄互掐。当然了,无论是挤兑对方,还是算计对方,无论是胜了还是败了,自己都会受伤。因为,当一颗心要为此而奔忙劳累的时候,一累即有一损,一损就有—伤。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推荐内容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