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 用户注册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爱读读经典(www.2dd.info),带您游览经典文学世界!
当前位置:主页 > 历史故事 > 正文

中日坦克大战:中国装甲部队缅甸教训日本坦克

时间:2016-10-15 11:13 来源:爱读读经典 作者:历史故事 阅读:
中日坦克大战:中国装甲部队缅甸教训日本坦克
中日坦克大战:中国装甲部队缅甸教训日本坦克

  在抗日战争的八年血战之中,日军战车曾经给装备简陋的中国军队带来极大威胁,在台儿庄,西北军三十一师的弟兄们被迫身缚手榴弹扑向日军坦克,以同归于尽来保卫自己的阵地。然而,1944年缅甸的战车会战,是中国装甲部队在抗日战争中的最后一战,也为中国战车终于写下了可以扬眉吐气的一页篇章。
 
  中国军队,在抗战期间也曾拥有一定数量的装甲部队,然而,由于中日两军对装甲部队的使用都停留在支援步兵的基础上,在中日战场上就难以见到库尔斯克大会战那样的坦克对决了。
 
  然而,双方战车部队(现在一般称坦克)之间的激战,在整个战争中还是多次发生。
 
  比如,淞沪会战中,杜聿明将军指挥的战车兵团曾以英制维克斯六吨半战车和水陆两用战车攻击日军租界阵地,部分车辆与日军协助据守阵地的八九式坦克发生战斗。南京战役中,坦克兵团所属德国MKI战车曾经发动对汤山的反攻,日方记载曾攻入日军一师团指挥所(中国军队不知道这是师团指挥所,所以未能扩大战果),日本《朝日新闻》特派员浜野嘉夫被中国坦克击毙。此战,日军以坦克部队进行反击,双方发生交战。这两次战斗,第一次因为英制坦克无论武器还是装甲都逊于日军,被轻易击毁,第二次,双方进行炮战后寡不敌众的中国战车后退,第二天,在撤退途中因油尽不得不放弃。
 
  然而,这都是中国战车部队处于劣势的情况下发生的战斗,到了一九四四年,形势就发生了逆转。在日本翻阅文献,无意中看到一篇名为《日中战争时期的中国战车》的文章,作者高桥文太郎,内容描述了抗日战争期间日军眼中的中国战车部队,其中大多数内容国内已有介绍,唯独关于中国远征军战车部队在缅甸的作战部分,附有多张珍贵照片,并特别提到了在缅北作战期间中日坦克部队的激烈战斗,以及日军败北的经过。
 
  中日坦克部队在缅甸的第一次战斗,发生在孟拱河谷之战。所谓孟拱河谷之战,是中国远征军在一九四四年发动的胡康河谷作战之继续。这一年,史迪威指挥中国远征军新编第二十二师(廖耀湘)新编第三十八师(孙立人)部在美军配合下从印度穿越胡康河谷,重返缅甸,开始了重新打通“史迪威公路”的缅北战役。在胡康河谷作战中,一月二十八日,中国远征军战车第一营赵振宇部和新二十二师战车连出其不意渡河攻击,攻入位于大洛的日军第十八师团师团部,是为远征军战车部队第一次参战。没想到中国军队会利用战车快速渡河的日军猝不及防,师团长田中新一仅以身免,连师团关防都丢给了远征军。接着,孟关等地也相继落入中国军队手中,胡康河谷天险被中国军队突破。
 
  败退的日军第十八师团在后方的孟拱河谷,以加迈为中心重建防御体系,第十八师团是一个步兵师团,本身配有少量坦克和装甲车,在早些时候于英帕尔战役被重创的第十四坦克联队一部分残部也加入作战,主要车辆为九五式轻型战车。
 
  根据《日中战争时期的中国战车》记叙,四月,中国军队从胡康河谷向前跃进,开始进攻加迈为核心的日军第十八师团阵地,中国战车部队依然作为先锋使用。
 
  然而,双方的战斗却比以前更加激烈,日军针对现有装备,针锋相对与中国战车部队相抗,其主要作战手段包括身缠手榴弹用“肉弹勇士”炸中国坦克的发动机;用山炮抵近速射反击,等等,由于九五式轻型坦克从装甲来说不是中国军队的对手,日军将其放在两道厚土工事墙之间横向移动用于打击中国战车,九五式轻型坦克的37毫米火炮虽然口径小,但身管长,初速高,有一定的穿甲能力。
 
  日军声称此举开始给中国军队造成了相当大的损失,“击毁中国谢尔曼战车四十余辆”。个人以为这个数字十分可疑,因为当时中国军队所装备的谢尔曼坦克总共不过三十三辆而已。这代表着中国坦克部队被全歼,还要加上十一辆呢。中国方面记录是共有六辆坦克损毁。
 
  然而,日方还是低估了中国军队的战斗力。中国远征军的老底子是王牌军第五军,官兵素质本来就较高,经过第一次入缅作战的血斗后到达印度,在兰姆加休整训练了两年之久,因此战斗力极强,堪称当时中国军队之最。同时,美国提供的谢尔曼坦克,在欧洲虽然是德国虎式坦克的美食,在亚洲,其七十六毫米主炮却具有超过任何日本坦克的火力。
 
  所以,战斗进行下去毫无悬念,日军的山炮打完了第一次,来不及继续开炮就被摧毁,九五式战车隐身的土墙被炮弹炸坍,成了坦克的坟墓。
 
  看到猖獗一时的日军战车部队如此悲惨的结局,新二十二师师长廖耀湘给蒋介石发报,报捷道:“此次敌重武器及军用车辆遗失之巨,人员死伤转于沟壑者之众,狼狈溃散惨状,有甚于两年前国军野人山之转进。追昔睹今,因此痛雪前耻,官兵大奋。”
 
  六月十六日,中国远征军攻破加迈,六月二十五日,彻底扫清孟拱河谷。日军紧急调集原计划增援密支那的第五十三师团“安”部队,救援垂危的第十八师团,才勉强将田中新一救了出来,但一万二千多人的参战部队,只剩了不到一千七百人。
 
  孟拱河谷的战斗,不但在正面打开了日军的防线,而且有力地迂回了郑洞国将军指挥的迂回部队,八月三日,郑洞国部攻克日军在缅北的防御中心———密支那。此后,中国军队一路挥师东进,势如破竹。
 
  十月,远征军再次发动总攻,目标指向回国的大门———八莫,在前行到八莫门户贵街的时候,中日战车部队再次发生战斗。
 
  不过,这次参战的日军战车部队,却不是主动求战,而是夺路逃走,因为日军的战车多为被称作“袖珍坦克”(日语:豆戰車)的九四式战车,根本不是谢尔曼或者斯图亚特的对手。
 
  结果,日军战车部队损失惨重,勉强突围者进入八莫协助防守。这期间,日军的战车部队战斗力已经大为降低,竟有战车被中国军队卡车顶翻俘虏的例子。
 
  中国远征军以李鸿部猛攻八莫,经一个月激战,全歼八莫守军,残存日军战车没有油料,全部成为中国军队的战利品。
 
  此后直到芒友会师,远征军打通回国通道,日军装甲部队再也不敢也再没有足够兵力来与中国远征军交战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